姓名:叶俊 
单位和职业:佛山市市一人民医院胸外科医师、主治医师
在映秀,他向党旗举起右手

——叶俊同志赴汶川地震灾区救援先进事迹

    四川汶川地震牵动全国人民的心,叶俊同志怀着“救死扶伤是我们的天职,在国家和人民需要我们时,我们会义不容辞地履行我们的职责”的崇高信念,主动参加佛山卫生系统应急医疗队紧急赶赴地震灾区。
  他是个普通而平凡的年轻医生,言语不多,多年来默默地埋头苦干,守护着他的病人。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他主动请缨,脱下手术衣,走出手术室,将患病住院的老母亲交给新婚不久的妻子,连夜奔赴地震灾区。
  他坐着冲锋舟冲过暗礁险滩和飞石阵,冒着余震、泥石流,攀着悬崖绝壁,爬过10里“死亡谷”,去到地震中心--映秀。
  他白天头顶高原烈日,夜晚顶着暴雨、余震、飞石、洪水,过着三天一支矿泉水,吃压缩饼干、土豆和野菜,五天不洗澡的生活,不顾一切,夜以继日地抢救从废墟中挖出来的伤员。
  当医疗队要组织“敢死队”去更偏远的耿达乡抢救生命时,他勇敢地报名,并在废墟上向着党旗举起右手宣誓: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
  他自已受伤了,脚踝肿得象个萝卜,队友要他打一针封闭止痛,可他强忍着剧痛说:还是把药留给灾区伤员吧!
  从灾区回来的时候,一个皮肤白皙的小伙子变成了“黑人”,双手就象两截被火焰烧过的木头,皮脱了一层又一层。医院要求他休息一个星期。可他一天都没有休息,又来到了熟悉的病房,站在了手术台边。
  他说:生命高于一切,我们的天职就是挽救生命,守护生命!
  他,就是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胸外科医生,广东省抗震救灾医疗队队员,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叶俊。
  2008年5月28日夜,广东首批赴汶川地震灾区救援医疗队部分队员平安归来。广东省副省长雷于蓝和省卫生厅党委书记黄小玲等领导,各相关单位领导和家属200多人到白云机场迎接。大家打着“欢迎救灾英雄归来”等各种激动人心的标语。当英雄们出现在大门口时,大家一起拥上去,献花、拥抱、握手、问候、热泪……
  在这些抗震救灾的英雄们中间,有一位来自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年轻医生,他就是胸外科医生叶俊。当前来迎接的医院党委刘永耀书记代表全院员工献上鲜花,并亲切地、紧紧地握叶俊的双手时,刘书记看到了一张黝黑的、让他几乎认不出来的脸,和一双黑得象一截曾经被火焰烧过的木头,皮脱一层又一层的手。看到这双手,刘书记潸然泪下。
  “你辛苦了,小叶同志!”刘书记激动而心疼地说。
  满身疲惫的叶俊却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才去的那几天只顾救人,没注意到太阳很厉害。大家都一样,这不算什么。”
  确实,对于一个勇敢的白衣战士来说,这不算什么。
  然而,就是这双手,在汶川大地震的震中映秀镇,克服余震、塌方、饥饿、曝晒、寒冷等重重困难,救治了许许多多的灾区伤员。
  就是这双手,在茫茫废墟上,在党最需要队员冲锋陷阵、不惧危险、敢于牺牲的时候,写下了火线入党申请书……
  2008年5月13日上午10点,正在手术台上施行手术的叶俊,听到医院要派一名胸外科医生参加广东赴地震灾区医疗救援队,当即报了名。于是,他脱下手术衣,走出手术室,只做了简单的准备,就和其他医疗队员一起连夜奔赴灾区。
  临行前,他只交待了妻子叶玲一件事:先不要把我去灾区的事告诉妈妈,他身体弱,只怕受不了!
  原来,叶俊远在老家湖北的母亲患高血压、肺结核和严重糖尿病,正在医院住院,身体非常衰弱。他每天都要打几次电话询问,有时听到母亲病情加重的消息时,他一个大男人,躲在值班室里偷偷啜泣。然而,这件事,他没有向任何人说起过。
  医疗队一到灾区,按照四川省卫生厅的统一安排,就直接奔赴地震重灾区汶川映秀镇。那个12000人的小镇,仅存2300余人。曾经的秀美山川已成人间地狱!幸存下来的人哭声回荡在那个狭长的山谷,如果不在第一时间去救援,可能会全镇覆灭!
  然而高山阻隔,道路毁损,桥梁垮塌,通讯中断,环境极为险恶。
  在这种情况下,叶俊和同伴们一起,坐上了解放军提供的冲锋舟。天空下着雨,人被淋得湿漉漉的。水中四处漂浮着垃圾、草叶、树枝、布条,更可怕的是,随处有巨石形成的暗礁。山上的石头仍在不停地飞落,砸到水中,发出“轰--轰--”的响声,就象炮弹打入水中一样,随时威胁着队员们的生命。
  一个多小时后,冲锋舟到达一个滩头。那里站了上千名等待出去避难的群众,有背着的,有抬着的,有七八十岁的老人,有抱在怀里的孩子,每人都是憔悴麻木的表情和惊恐无奈的眼神。这一切,让队员们感到了震惊,感到巨大灾难就在眼前。
  然而,这里还不是他们的目的地,要去映秀镇,还须穿过数十里的“死亡谷”!
  叶俊背着50多斤重的包,自己的东西如干粮、矿泉水、衣服早已大多扔下了,包里背的基本上是药品和器械,因为只有这些才能救到灾区伤员的命呀!
  在死亡谷,一边是悬崖绝壁,一边是滔滔翻滚的岷江。路是根本没有的,有的是飞滚的巨石、泥石流和深深的泥潭陷阱。队员们随时有可能一脚陷进去再也拔不出来,或滑下山去,被疯狂咆啸的岷江吞噬!
  就是在这里,叶俊为了保护好身上重重的药品包,一脚陷入泥石中,脚踝被严重扭伤。但他强忍着痛苦,一蹶一拐的继续前行。他心里想:别的队员行,我一定行的。脚不行了,我就是用双手爬,也要爬到映秀!
  到了映秀镇,队员们才发现,广东医疗救援队是第一支到达映秀的医疗队。大家深感责任重大,一刻不停地在旋口中学旁一块空地上很快就搭起简易帐篷,马上开设医疗点接收伤病员。
  解放军从废墟里挖出来的幸存者被马上送来做初步抢救,伤员有的是开放性骨折,有的是复合伤,有的是截瘫,有的是闭合性骨折或关节脱位……他们对伤员进行清创、消毒、包扎、药物治疗等早期处理,然后抬上直升机运往成都、德阳、棉阳等地进一步治疗。
  为了尽快抢救村镇里的每一个伤员,叶俊每天拖着伤脚,和同伴们一起头顶高原烈日,穿废墟,爬高山,深入村寨为伤员治疗。每个幸存的灾区群众都是流着泪看着、感激着这些从天而降的救命“天人”。
  在一片废墟上,一对夫妻提着一桶熬好的粥来慰劳队员们。大家用一个空八宝粥瓶子,你一瓶我一瓶地喝起来,并连声说谢谢。而那对夫妻却说:“你们和解放军一样,是天兵天将,是我们映秀镇的救命恩人哪!”等那对夫妻走后,大家才从另一位老乡处得知,他们的一对儿女都死了,当时就是被埋在那一片废墟下!但他们强忍悲痛,感激来救他们的每一个人。
  在一栋完全倒塌的房舍前,队员们看到了一对小兄妹。小女孩受了伤,可长得非常可爱,叶俊在为她检查时,一个队员给了她一个巧克力糖,她开心极了,但马上被哥哥抢了过去,哥哥说:“你不能吃叔叔阿姨的东西,他们是来给我们治病的!他们也没有东西吃!”听到这句话,大家眼睛都湿润了。
  这一切,让队员们感受到了灾区人民心里的感激,也感受到了灾区人民的坚强,更感受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这份感受,激励他们发挥平生所学,去帮助每一个正在哭泣、煎熬、呼唤的宝贵生命!
  在叶俊和队友们一刻不停地抢救伤员的同时,惨痛的、令人心酸的场面也不停地映入眼帘。
  在旋口小学的操坪, 摆着一排排从废墟中挖出来的书包,而这些书包的小主人却被埋在废墟中再也没有站起来。
  一位失去儿子的母亲连续三天晚上站在废墟边凄凉地呼喊孩子的名字:“勇儿,回来呀--,勇儿,你要回来呀--”喊声在山谷久久回荡。
  一位在外地工作,而将女儿放在旋口小学读书的母亲,地震后,穿山越岭三天三夜,终于找到旋口小学,然而看到的只有一堆废墟。一位幸存的老师亲口告诉她,她的孩子确实已经死了,绝望而又虚脱的她跪在地上对着废墟久久哭泣……
  看到这位可怜的母亲,叶俊流泪了,因为他想起了自己正在千里之外住院的老母亲。一位母亲突然失去自己的孩子,再也见不到她天使般的面孔,看不到她撒娇的样子,那是怎样刺心的痛呀!想到这里,泪流满面的叶俊定定神,走上前去安慰她:“大嫂,您要保重自己呀!”他将自己舍不得吃的饼干和矿泉水给了这位母亲,好让她恢复体力,尽快离开这块伤心地。
  眼前的一幕幕,让叶俊感到,救治伤员,为他们包扎伤口只是工作的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则应治疗他心灵的创伤,让他们的心灵平静下来。作为一个胸外科医生,他感觉到自己要做的,就是和医疗队员们一起,决不放过任何抢救伤员的机会。把每一个送过来的,或是在山上寻到的伤员,当成自己的至亲,用微笑和温暖的手去抚平他们的伤口。
  5月16日傍晚是医疗队非常忙的一个晚上,因为解放军战士一连从废墟中挖出6名幸存者,都被紧急送来医疗队抢救。叶俊抢救的是一名30岁左右的女子,旁边陪伴的是她丈夫。但刚一开始抢救,女子的丈夫就晕倒了,于是大家同时又抢救女子的丈夫。待丈夫醒来后,发现妻子成功获救时,他紧紧抱着叶俊,哭泣着说:“是解放军和你们广东的医生救了我们呀,你们是我们一辈子的亲人!”
  原来,地震发生后,在一个比较偏避的地方,他妻子的两条大腿被房梁压住,他自己也受了重伤。他无法将她拉出来,而四周的人一个都不见了。为让妻子活着,他四处找水和食物,晚上他将妻子的上半身搂在怀里,不停地给她讲故事,回忆他们谈恋爱时的美好情景,试图让妻子忘记眼前的痛苦。有时妻子困了,就让她睡一会儿,而他自己强挺着整晚不睡,他要时刻观察妻子是否还活着。四天后,终于等到解放军战士来营救他们。他们身上承载了一个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在映秀那种极度艰苦的环境下,除了不顾一切地抢救伤员,医疗队员自己如何生存下去也是一个极大的考验。从上冲锋舟挺进入映秀的那一刻起,手机就没了信号,好几天没有水、没有食物供给,大家只能吃自带的压缩饼干,渴得不行了才喝一口矿泉水。
  白天,强烈的紫外线晒得他们成了“黑人”,皮脱了一层又一层。不断的余震使石头在头上飞来飞去,威胁着每个人的生命。频繁起降的直升机将废墟中的尘土、小石块高高扬起,弥漫整个峡谷。队员们身上、脸上、口腔、眼窝全是尘埃,与汗水搅和在一起,将他们变成了“土人”!而这些“土人”,由于没有水,已连续五天没洗澡!
  晚上,疲惫不堪的“土人”们,顾不上身上火辣辣的痛,顾不上满身泥土,倒在帐篷内就睡。这时,余震仍在不断地发生,帐篷附近的山上飞石滚滚,“啪啪啪啪就像放鞭炮,一些未完全倒塌的建筑物不时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由于高原日夜温差很大,到夜深时,令人难受的寒冷总是夹着小雨开始袭击他们,而他们身上仅盖了一件湿漉漉的雨衣,或是在路边捡的、被雨水淋湿的破棉絮!
  在到映秀三天后,饥饿已开始袭击每一个队员,干粮没有了,水也没有了,“生存下去”的概念开始盘旋在每个队员的脑海。
  但困难永远压不倒这些意志坚强的白衣战士。他们开始了自救,在老乡指点下,到山上挖土豆,摘野菜,到山间找泉水。路边的破铁锅、破碗、树枝,乃至枯菜叶都被捡来了。废墟边垒起炉灶,冒起炊烟,土豆、野菜、枯菜叶混在一起熬成一锅味道奇特的粥。然而队员们吃起来好香啊。
  由于多日吃干粮或不洁食物,叶俊拉起了肚子,人变得面黄肌瘦。事实上,几乎每个队员们不是便秘,便拉过肚子。
  在一次飞快地将伤员送上直升机时,叶俊本来已被扭伤的脚踝又被重重扭了一下,痛得他终于忍不住“哎哟”一声。脚肿了,痛得难受,同伴们要他打一针封闭止痛,可叶俊说:“我还是忍一忍算了,药品要留给灾区伤员呀!”一句话说得感同身受的同伴们都鼻子一酸,几个在场的护士啪拉啪拉,眼泪掉了下来。
  是呀,我们是来救灾的,为了保障灾区人民的宝贵生命,我们自己就是先把一辈子的苦在这里全部吃完,也是值得的!
  看到叶俊疼痛难忍的样子,几位骨科医生一有空就为他做物理治疗。
  这时,正逢佛山日报一位记者来到映秀,说可以为大家带“平安语录”回去。叶俊拿着笔,想起这些天来经历的辛苦与磨难,眼眶里顿时盘满了眼泪。心中有千言万语要对新婚不久的妻子说,心中还时刻牵挂着母亲的病情。他想把这一切都写出来……然而他又不希望家人为他担心。他含着眼泪,思来想去,终于只写了六个字:“一切均好,勿念!”
  5月17日晚,对于医疗队每个队员来说都是一次生死考验,是一次人生最艰难的抉择。那个漆黑的夜晚,狂风大作,暴雨倾盆,余震不断,周围山体哗啦啦不断滑坡,泥石流汹涌而下,小河浊浪滔天。队员们得以藏身的小小帐篷被刮得东摇西晃,帐内已浸满了水。
  而正在这危难时刻,佛山医疗队却接到上级紧急命令:从队中抽调3名男医生参加广东省医疗救援队组成的20人“敢死队”,第二天清早急行军一天一夜,紧急赶赴还没有医疗队进入,被称为“生命孤岛”的耿达乡!
  耿达乡是一个极为偏避的乡村,一位乡长在完全没有路、四处滑坡的高山中爬了三天三夜才来到映秀,告诉这里的解放军:那里死尸遍地,活着的人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很多往外逃的人,爬到半路上就死掉了!
  重山阻隔,大雨如倾,余震不断,山体滑坡,巨石飞滚,泥潭密布,还有疯狂咆啸的江水……更有甚者,连日来,队员们缺水缺粮,有的便秘,有的腹泻,有的虚脱,有的晕倒,个个早已筋疲力尽。当地灾民说,这个时候去耿达,就是最精壮的汉子,也是百分百的去“送死”,走到半路就没命了!
  怎么办?一边是身体虚弱的队员和几乎不可能完成的艰巨任务,一边是灾区人民的宝贵生命!
  在那个风雨如磐的夜晚,在那个生死抉择的时刻,佛山医疗队员们发出了白衣战士的时代最强音:
  就是送死,我们也要去!
  大家纷纷主动报名,发出一声声豪言壮语:
  “我愿意去!”
  “让我去吧!”
  “我去,我一定完成任务,除非我死了!”
  这时,脚踝仍然肿痛的叶俊坚定地说:
  “让我去吧,我要用双手爬到耿达乡!”
  见到每个队员为了灾区人民的生命都把自己的一切豁出去了,而“敢死队”只需佛山从13名队员中派3名队员参加。队领导决定让共产党员先上!
  “不,党需要我们,我们可以申请火线入党!”叶俊和其他6位不是党员的同志都坚定地说。
  于是,大家连夜写了入党申请书,交给了临时成立的医疗队党支部。
  在余震中,在风雨里,在废墟上,在巨大困难摆在面前的时候,在灾区人民最需要救援的时候,在党最需要我们的白衣战士为人民献身的时候,叶俊,这位平常没太多言语,只知道埋头苦干,看上去十分平凡的医生,向党捧出了他的一颗赤诚之心!他和伙伴们一起,面向着鲜艳的党旗,举起右手,庄严地宣誓: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
  18日上午,天晴了,上级指挥部决定,广东医疗队只派9人组成精干队伍,乘军用直升机赶赴耿达,佛山有三位队员参加。叶俊被安排在医疗点继续抢救治疗伤员。
  在映秀的14天里,叶俊和佛山医疗队进入映秀的其他队员们一起,共抢救治疗灾区伤员551人,其中包括10名危重伤员。他们在流泪中生活,在危险中工作,在饥饿中煎熬,在痛苦中忍耐,在睡梦中想家。他们时刻想着的是灾区人民,唯独没有顾及的是自己。在重重灾难面前,在巨大危险面前,他们以顽强的毅力,坚不可摧的意志完成了党和人民交给的艰巨任务。
  他们所做的一切,一点一滴铭刻在灾区人民的心里,也铭记在全国人民的心中。在离开映秀的那天,队员们流泪与这片灾难深重的土地道别,阿坝州的州委书记一直将他们送到成都才依依惜别,并深情地说:
  “广东医疗队是最有战斗力、最能吃苦、最能工作、取得最大成绩的医疗队!你们都是我们的亲人!”
  是的,医疗队员们就是灾区人民的亲人。他们就象我们的子弟兵一样,是最可爱的人!


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闻 | 视频 | 电视剧 | 节目表 | 主持人 | 网站地图 | 广告经营

佛山电视台 版权所有 - 粤ICP备05035367号
新闻报料热线:13929910000 小强热线:13929950000 网站Email:webmaster@fstv.com.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1903027 电视广告投诉电话:82218828
网站公安备案编号:200301A0001 交互式栏目专项备案编号:200601AA001